貴陽的可愛面

@土壤咖啡館。(終於來了)

文化社辦公室這刻一個人也沒有。兩個同學跟了同事,和另外兩個同事分別去了不同的苗寨。我呢?我倒被今天一個很難約的訪問,加上自己想開始寫總結報告,「被迫」留在貴陽。也好,我終於有了自己一點的空間去認識這個城市。

其實我很想找天去好好看看這個城市,總覺得,到了一個城市而對它沒有認識是白去的。就算不到周邊很有特色的地方,就算這城市有多糟,還是要認識。更何況我已在這兒待了五個星期,我還是只對延安東路的西西弗感到熟悉,我還是未有機會去看看土壤,我覺得對不起自己。

記得剛到步的幾天,我和同學在想,這個城市沒甚麼好看也很亂。對計劃的負責人來說,他不喜歡貴陽,除了文化社和西西弗。我到了這天之前還是這樣認為,但聽了一個貴陽人說的一些東西,而這幾天也看多了一些不同地方,突然想起了,這個城市有一些很有趣的地方。

星期天那天到天主教堂之後,高姐帶了我去附近一個生活區吃冰粉。那家的冰粉其實比遵義的更好吃,他用了黃糖於是很香。那個地方還是很有小城市的味道,是有點髒,但是感覺還是很地道很生活化,那是在中華路的附近。而中華路也比延安路「低級」一點點,那兒附近還是挺舒服、挺能「住得下」的地方。

星期一晚上到前文化社實習生家吃飯時,那個小區五臟俱全,很多小販在擺賣,整個氛圍是自然地「和諧」。走遠一點就會看到比較舊一點的住宅,看起來還是有點像一個小鎮一般。

今天我到了PCD找貴州的項目經理訪問,完結的時候她說,外地人來到貴陽總覺得這兒很糟。也沒有甚麼效率,例如突然會有兩個人在街上談話把整道路都擋住了。 但對她和貴陽人來說這都是很正常啊。她也說,貴陽是個很小的城市,裡面仍有很多人情味。

不單是人情味,在貴陽總是會有一點點意思不到的事。訪談完我和兩名PCD的工作人員吃午飯,當中一個也是我的訪問對象。她們帶了我到這酸湯菜館,裡面很簡潔,但有個小庭園。在四周的都是高樓,這個小餐館顯得很是城市小綠洲一般。而在這餐館,我吃了一頓「半自助餐」-這兒的蔬菜是自己任選的,只是肉就要另外點。我們在室外吃那有點點太辣的酸湯,感覺還是很清爽。

然後這兩天在和淘寶上一個琵琶造琴師傅糾結,我還是下不定主意要不要買一個琴,買的話要買甚麼木。他讓我聽了好幾個琴了,但還是想不到要買哪個價位的琴。這天決定找一家琴行看看彈彈,聽一聽我想選那兩種木的音色怎樣。之前找了好幾家都沒有,但是他們都很樂意給我指路,又幫我找人這樣那樣。今天走到了一家挺大的,但賣的都還是上海一廠的琴。但總算找到自己想買的那種木造的琴,老闆也超級好的讓我彈。雖然我還是在糾結著,但他已幫了自己不少。他也在說,貴陽是個很怪的地方,收入低,支出高,房價更高。但人還是會買鋼琴買古箏來學,生意還算可以的。嗯…怪。

現在我仍坐在土壤打著博文,剛喝完那二十六大元的latte。土壤算是這兒較大的咖啡店之一,附近也有好幾家較有名的。我所在的第四分店就有三層,好誇張。裡面的空間很多,有些靠窗的小桌,也分了很多很多的房間,放沙發的、一大班人的位置也有。每個房間也總會有一個人坐著做甚麼甚麼的,氛圍也很自在,比香港的「品牌」咖啡店來說空間多很多也寧靜很多,可能這是香港小咖啡店的放大版。只是稍嫌他們播的歌有點太流行,節奏有點太快。剛坐下赫然聽到ABBA的Dancing Queen,也赫然聽到他們把歌停了。我也覺得他們的煙灰缸有點特別,不是設計,而是缸的底,他們大約是把已沖泡過的咖啡粉舖在缸底,很無聊地嗅嗅看,咖啡味仍在。這些心思也很特別。

這兒的消費一點不便宜。剛喝的咖啡,好似在上面用咖啡脂畫了個小心形,我差點破壞了它。喝起來倒是一般般,我不懂咖啡的,但覺得豆好像是炒了很久似的,喝到的咖啡豆味不太多。而奶的味道…奶脂很重,我不算喜歡。

離開咖啡屋之後我走到了西南風書店。在貴州有兩家民營書店是比較大型的-西西弗和西南風。兩家書店的定位很不同,西西弗是多選和人的生活品味有較多關係的書,西南風的較多是教育、文藝的書。另外還有一家五芝堂,逛過一次,很大部分是文史類的書。三家的感覺很不同,但我也找到一些自己有興趣的書。

 之後很大膽地在之前去過的一道小吃街遊走,在到省二醫附近的生活區走走,突然覺得貴陽沒有了亂的感覺。裡面載著了很多很溫情的地方。

總算走過了一些自己在貴陽裡很想去的地方,也享受了一半只有自己在貴陽工作的時間了。明天要去哪兒,看甚麼淘出甚麼的可愛的地方呢?但…始終貴陽不安全,還是有很多要擔心的。唉,請為中國的治安、人民祈禱。

為文化社寫的自我介紹。

浣琪,這個是從名字開始成了笑話的一個人。家中獨女,從小在香港這繁華之地長大。小時家人都要工作,也沒和親戚有很多聯繫,也許因此養成了又孤癖又希望和別人說話的分裂性格,也花了很多時間學習音樂的知識,亦被幾位老師提議我以後讀音樂。
偶然之中看到了光纖通訊的厲害,於是跑到香港中文大學的電子工程系修讀本科。當中參加了一點研究工作,不知不覺中就養成了看到問題之後不斷追求答案的”Nerd”。教授總說我應該做研究,但我在工程裡又找不到研究的方向。在學之中認識了很多其他系的友人,愈來愈想對「人」有更多的理解。一一年上旬我在歐洲學習生活了半年,當中得到了很多鼓勵和啟發。回港一邊寫論文一邊準備,最後幸運地考上了美國的院校,將於一二年八月開始學習演奏那宏偉的管風琴和那廣闊的音樂學。
老爸是廣東揭西的客家人,和家裡的人打電話總是用客家話談上幾個小時。他其實能說流利的廣東話,但我和他每次打電話,能說上六分鐘已是奇蹟。每年新年他都想抓我回老家。小時覺得家鄉很髒,到到初中回去還是會水土不服。上了高中就有了想回家過新年的欲望,也總是想念著那尖尖的湯圓和釀豆腐。這年回鄉看到一大片荒廢的農田,老家的側邊建了美麗的水泥房,老屋就改建成了豬欄。客家的起居特色看不見了,心裡還是有點懷念小時那不舒服的家鄉。這也是我想到文化社實習的主要原因,我想看看其他農村的發展,和少數民族的生活文化如何在這急速變遷的社會之中承傳下來。
來到文化社實習,某程度是靠人事關係的。我也因時間安排,只能進行六星期的實習。我現在做的東西也不是滿足著我來的動機,反而是在觀察不同的年青人在文化社裡的變化。但我真的很慶幸能夠參與其中,這個過程我有機會看到了少數民族那不一樣的價值觀和生活方式,過程中我亦認識了很多內地NGO的運作和社會情況。這個實習也幫助我急速地拋下了所有的電子科技知識(笑),準備自己走進人文學科的世界。我準備好了,來吧!

18160 . 0629/30

18160字。是兩個多星期以來我做訪問紀錄打過/複製過的字數。

之前無聊的想著,究竟我這輩子認真地寫過多少中文字,博客或日記不計。很粗略地估計,如果中學每年不同科目一同算起來,多除少補大約平均寫十五篇大約七百字長文吧。一年也只不過是一萬餘字了。

這四個星期我寫了之前一年中文文章的字數的總和。當上個月我還在為那萬字英文、沒有很多圖充斥場面的論文而沾沾自喜了一點點時,沒想過不久以後的「成就」是更大更不可思議。

訪談了愈多,問號愈多,我還是乖乖地做個小型研究好了。

這個過程也發現,有時我想的東西太闊,但明明自己的原始點是很小的一件事。我明明是想看看青年人項目的成效,但當中看到了更多更多的問題,好像是一個ngo的人力管理、少數民族青年本身成青面對的問題,好多更闊的問題在這小小的空間裡面出現了。不,也許我常常也是這樣,graphene那時都一樣。眼闊肚窄啊。但我的墨水也不多,眼這樣闊就更糟了。

我一直也在想我要做怎樣的音樂研究,我近乎否定了做民族音樂學的可能了。要是做民族音樂的話,我不想把音樂從文化裡抽出來看,而是看民族的生活中,音樂有著甚麼位置。那可糟了,我想…這又是一個很闊很闊的課題。這樣的方向我只能深度地認識那麼一點點。我可不想啊。但…從事研究的…不就是在一個領域裡再挖深一點麼?

但…我想我真的不是想做民族音樂。

這天不是工作天,工作的心情完全不在。

昨天才發現今天是高考放榜,這屆的師妹們本身認識不太多,但也是蠻聰明的一班。會考時也聽過了蠻不錯的消息,大約這天都一樣。

早上看著時鐘,八時多,突然想起了三年前的我。今年很古怪地,我突然對放榜當日的印象特別深,整個過程被挖出來了。剛過友人談到…他竟也有這樣的同感。那時我好像是在禮堂的,考試的時候感覺不太好,一直也很擔心自己的成績會怎樣。在禮堂無緣無故要祈禱聽某人說道理以後,我竟然害怕到哭了。天,會考那時也沒有這樣。那時我很清楚知道我只要正常發揮的話,不要說是入大學,我選的首三個志願有兩個都是必定考得上的。但…我還是壓力大得哭了。到要取成績單,我第一個看到的是一個”F”。

甚麼?!我沒機會上大學了?!

慌了兩秒才看到…被印上”F”的一科,是中化聆聽。之後才冷靜地看到了其他科的成績,不能說是滿意,但也…以電工的同鞋們來說,這成績和電工拉不上關係。看了一會,被人問了一會,才開始平淡地面對這個成績,因為無論怎樣也不會有大問題和驚喜了。倒是那個”F”,加上中化說話那古怪的”A”,被人笑了三年。冷靜過後的一整天,我也是在和一個同學不斷地去找副學士和高級文憑的面試和資料,但結果也用不上。她最後也是用著會考的成績考了IVE,今年也畢業了。

那天過後,我用了很久的時間想著,究竟哪個是我的第一志願,物理還是電工?第三志願也沒認真考慮了。雖然那時我真的有無聊想過…要不要當是玩一下jupas這系統…把放在第四的中大哲學和第三的語言學交換位置…

轉過頭來看,我還是覺得電工是最好的選擇。我還是一個很沒大志的小孩,我很相信我會受不了物理系的壓力,特別是在數學上的要求。也許我對物理的興趣較大,但這刻還很記得一個物理研究生所說…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,這樣的話,我為什麼要留在那兒。在電工,我也說不想很清楚自己要甚麼,我只知道自己想讀光學。但這兒我得到了很多機會,有很多恩師給了我很多的支持。我也有一班一起鬧著玩的兄弟同鞋們,儘管永遠在發gpa時被人炒作一陣子,但他們也是一些能交心的好友。

聽到了一個乖女的好消息,聽到了她對以後日子的嚮往……真心的希望她能展翅高飛。

一直以來我們都在說,高考是一個可一不可再的回憶,但那兩年埋首「苦」戰的時間裡,這班一起「戰鬥」的朋友是最單純的,也有著最難能可貴的默契。現在我們都長大了,看到了facebook裡一個個成熟的淑女樣子,更懷念當日一起穿著粉紅上衣灰裙,在新翼六樓做過所有無聊事的時光。

成長當中可以拾起再看的回憶很多,每次看都像是有新的感觸。中六七那兩年柴娃娃的日子,每一次看都有新的味道。

遺失了的回憶

各位請不要小覤這些其貌不揚的餸菜。這些都是在沒有冰箱,只有電飯煲和微波爐的時候煮出來的東西。

前兩個星期大多的晚餐,我們都是出外吃的。但吃了這麼的一段時間,對又油又辣又多味精的食物感到很厭倦了。所以我決定要開始微波爐煮食。就算吃頹麵也不要再出外吃飯。前兩晚也是煮了頹麵和菜,加上外賣一些鹵味當晚餐的。同事知道我們的苦況以後,把一個舊的小電飯煲借給我們。於是這個晚上我還是下了一點心機去煮些好一點的東西。也不算是。湯也只是用蕃茄和瘦肉用電飯煲煮成湯,用微波爐煮了點菜和翻熱了同學送給我們的糉子,要說的只是那看來不怎麼樣的肉餅。

其實我不太喜歡肉餅,是直到中學才開始吃的東西。但我想這是我有意識以來第一道自己有下過手幫忙煮過的東西。

我想大約在我三四歲時,一聽到廚房裡有「咯咯咯咯」的聲音就會跑去看。那時一定會看到背著自己的媽坐在小塑膠椅上,砧板放在地上,上面就是快要成型的肉餅。有時媽會給裹著我的手,給我一點一點的試著剁著。我仍很記得那時的情景、那種觸覺。

回憶這個片段時,淚令我甚麼字都看不到了。

在想著打這段文字時,心裡早知道自己有可能會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。每次想到小時候的回憶就很不其然地會哭。 我知道在我心裡的媽還是很值得自己敬仰的,儘管現實中,我已找不到當日的畫面。

在瑞典的時候,有一次我真的很想念香港的小食,突然找到了蛋撻的食譜就學著弄了。那次弄的倒很成功,也令我覺得,我想沒甚麼原因令我很掛念香港的生活了。我本身對香港繁忙的生活也不太留戀,當自己連喜歡的食物也能煮出來時,我沒甚麼要想念了。

這天,同學說這只下了鹽的肉餅很香,對於我來說,好味與否我沒有概念。我只是在剁肉餅的過程之中找到了媽,找到了那小時的回憶。當我連自己最有回憶的食物也能煮出來時,回憶被挖出來了,我又一次感到痛心了。

生活小記

回到貴陽以後,一切又回復正常。不正常的是回來以後我的腸胃也沒怎樣好過,總是有一點點不舒服的。也許…是村內的食物還比城市乾淨??

在城市裡做生意的人請反思。

昨天文化社開會,他們用貴州話談了不少社裡面對的問題。但那時心裡在擔心著新學校那邊的東西,也要開始為選科、雙主修的東西籌備,沒有很認真的在聽。這天因為要準備訪問兩個快要離職、也是第一屆實習生的同事,把文化社的博客從頭開始翻。其實…短短四年,社裡的變化很大,工作的方向也是在尋找的道路上。現在這個特別的時候,特別是在大部份社員/實習的我們經驗不足的時候,如何把手頭上的東西做好,如何把文化社的工作好好交接,大約是關鍵。

只是在胡扯。

在整理婦女的錄音的時候,對她們的歌曲認識多了,再聽才發現了錄音裡更多微妙的聲音。也有點在責怪自己當時的大意。但在netbook上剪輯真的很累…電腦太慢了…我想過了這暑假netbook仔也許要退休了吧。是時候要物飾一部筆電。

新學校那邊剛知道了住的地方和房間分配。大約除了未有讀好樂理的東西以外,一切都準備就緒了。只是…我現在完全接受不了我好快就要再到外國,再重新學士的學習生活。還要是全英語的環境。天,應說是,我在大學三年都是英語,突然這六星期變了全中文,英文單字都要少說,很快又要變成全英文。Well…Indeed I miss typing and speaking in English badly, and I must I Must I MUST keep my British accent there. T^T